文字組

想跟你說,昨天我吃了一個餅,你在乎嗎?/ 周暐凡

想跟你說,昨天我吃了一個餅,你在乎嗎?

Dear Hillard
好久沒給你發信了,不知你是否感到有些唐突,又是否或有些懷念。其實有沒有什麼事,只是想跟你說”昨晚月很圓”,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否還會去關注那盈缺,有些變化,太遠了就不自覺細微。
人家不都說外國的月亮特別圓,你呢?看不看月亮?我猜你是不看的,我是多麼希望你看,即便要隔上半天,仍覺得是和你一同千里共嬋娟。但不看倒好,若可以我也不願抬頭,省下些思念,在我心中月娘總是悲,若緣分是注定的,吳剛在怎麼努力伐樹,嫦娥也不會因那些殷勤而對他多一點憐惜,再怎麼近水樓台、再久的相處,不被注定的兩人──嫦娥跟吳剛必定是不會相戀的,這是你讓我明白,所以,我得學會明白。
不說這了,這說多了你會煩,只是想跟你說昨天我吃了個餅,一個男孩給的,他說那是港式月餅,挺難得的,較高級,要我一定要嚐嚐。港式的月餅,讓我想起了常想的你,想起了那一次我遞給你一個餅,台式的,千層酥皮中裹著蜜,你咬了口皺眉說”好甜”,將餅順手丟回給我,你說台灣產太多糖,東西總是太甜”我有些懷疑,天天生菜沙拉、西式麵包的你真的還記得故鄉甜味多寡?但我當時信了,台灣的甘蔗在社會課本中,是有名的,尤其是你所說的。但我現在才知道,你們港式月餅也過甜的。我接過那男孩手中的餅,咬了口,皺眉說”好甜”,如當年的你。我捨不得同你一般,只嚐一口就放棄,我想著這是你幼時的味道,再度張口,一旁瞄到男孩興奮期待的神情,多熟悉?!
”好甜,真的好甜。”那甜給腦海中很多畫面,有很多你的,一些我的,一點他的,但沒有一個是甜的。我努力將一整個廣式月塞進我嘴中,努力讓我味覺麻痺,我看著男孩滿足的笑容,心中好空。
我想嘗試改變,改變那緣分的注定,是否會因為我一個點頭而有所不同。
不管,我只想跟你說的是,不論是廣式還台式,餅從未出過問題,台式的餅是一層層,心思多,像我一般,你總說你猜不透(你又是否可曾真去猜過?);廣式的餅一個像個官印般寬正,紮實,就像你跟他都傻呆傻呆的一絲不苟、腦袋不會轉彎,卻覺得安心、可愛。要知道台式餅,裡頭包的是蜜,光你的手溫就會融化、就會黏膩,外頭雖是千層酥皮,但你那一不經意的用力就全碎了滿地;而廣式餅呢?我不曉得,因為我不忍心。


昨天我吃了一個餅,吃了一個港式月餅,吃了一個來自你家鄉的港式月餅,吃了一個很甜很甜來自你家鄉的港式月餅,吃了一個傻楞楞男孩送我很甜很甜來自你家鄉的港式月餅,吃了一個傻楞楞男孩送我很甜很甜來自你家鄉卻與你完全無關的港式月餅
By Beatrice in 你已走離的都市

作品說明
這個故事,半真半假,但曾發生過。主角不是月餅,但台灣的東西似乎真的比較甜,我將名字用英文,希望能多帶點我要的感覺,可是男生名字我找不到貼切,Hillard是來自古德國,指著是冷酷的戰士,感覺有點納粹,但那不是我要的意思;女生的Beatrice來自拉丁,是為他人祈福或使他人快樂的女孩,若你身邊還有這種善美的女孩,珍惜吧~因為這不會是永遠的愛情觀,如現在的我。(德國跟希臘,這段愛情,跟那政治有點像)
順帶一提,原本名稱是:熱戀中
作者小檔案 周暐凡 (24歲)
就讀學校:
大仁科技大學
發聲動機:
想紀念,有些事 還有,今年是我最後一次投稿的機會 19歲還很年輕,以後機會仍有很多,但卻也不同 但,有些事,是當下的


會員帳號 加入會員
會員密碼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