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組

痘痘/ 顏靜芬

痘痘

親愛的痘痘:

昨夜,浴廁裡的鏡子被濕黏的熱氣掩去大半,模模糊糊,怎麼也看不清。濕濡了右手,我用力擦出一小片光潔,那委婉的反射竟向我致哀,阿──原來,你已離去。

扁塌的鼻頭再次露出平整的膚黃。


曾經你的出現讓我吃驚,更是厭惡。你像殘酷的獵者,無聲無息地扼斷了愛情的可能。更似不安好心的丑角,演出那三流喜劇,戲謔著唯一的觀眾。你何時出現、從何而來,我不屑了解,只恨不得你即刻失了蹤跡。

然而後來,我們在子夜一同苦著臉。你苦,捱著猛然腫脹的無助;我苦,因你隱隱作痛而輾轉。瞧,多麼弔詭的患難與共?

我時常氣你,多數是因你不若夏宇的疲憊般浪漫。愛情未如曇花綻放,你成了株小小仙人掌,在乾渴的鼻頭上晝夜扎著,只有痛覺不曾疲乏。

秋日之於你是墨藍的,比葉葉枯落的金褐寂寞許多。刻意拉高的藍圍巾遮住半部鼻樑,你忽然淹沒在綿軟的海洋裡。我感受著你那無奈,深宮怨婦般的哀愁,刺刺癢癢地抱怨了一下午。

使我忌口油炸食物是你少有的體貼。我不再垂涎褐黃油鍋裡噗滋滋的躍動,難以抗拒的香氣也減了三分誘惑。而那陣子,你安靜的像只酣眠的貓。

你離去了嗎?鏡子映照出小小突起,依舊。你的出走是未完的進行式。我不打算為你的存在留下任何照片,或許,是因不相信思念的可能。


最難纏的過客如你,卻在昨日悄然別離。你的浪漫建構在康河的柔波上。揮一揮衣袖,你以為不曾帶走一片雲彩,卻渾然不曉,那霞雲早已織成了雙袖。

蕭瑟的秋景中獨步,寒涼秋風正拂過滑整的鼻頭,鬱藍的圍巾輕輕染上涼意裡躊躇的寂寞。原來,比失去你更令人惆悵的,是再見不到那時的自己。

青春最末微的片段,一點一滴,無聲的離去……


作品說明
藉由一顆痘痘的出現,開啟青春的獨白。

痘痘是青春的象徵,他的消失也代表青春某個片段無聲無息地流逝。曾經真實、理所當然的存在,卻在不知不覺中遺落了,終究無能挽回,只能默默地咀嚼那專屬的寂寞與哀愁。

不同於青春末期的惶恐,這是最貼近青春的生命獨有的遺憾,苦澀與微酸中,藏夾些許甜蜜。 作者小檔案 顏靜芬 (24歲)
就讀學校:
中央大學
發聲動機:
不只有青春末期的人才害怕韶光易逝,更多時候,最貼近青春的生命才更為惶恐──掌心握得越實,越懼怕失去。 青春之於我們,如此理所當然,連空氣中的分子都那樣年輕、活力,好似永遠不會改變。 然而或許,某個平凡晌午,在粼粼的春光中,我們才驚覺:青春正從指間一點一點滑落,徒留下滿室的寂寞......


會員帳號 加入會員
會員密碼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