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組

你好嗎 ,自從那年/ 余宛樺

你好嗎 ,自從那年

  好久不見,把前年丟掉了嗎?
  不知道你還喜不喜歡我家巷口那家咖啡,是不是還習慣每天早上一杯好多牛奶的拿鐵。不知道你還是不是喜歡戴著耳環躲著教官,也不知道你是不是仍然選擇在社團課的時間躲在圖書館的角落,默默希望時間就此凝結。也許你已經不記得了從小到大的朋友我嗎?但我只希望你記得,把前年的時光濃縮成一顆膠囊,透過時間的開水,一飲後吞下,不要再去感受膜衣內的苦澀。
  我知道那時候的你好苦,苦得好無奈,無奈的心臟就好像成了悶燒鍋一樣,
把所有思緒都悶壞了,卻沒有人懂你。大家都以為,你耍孩子脾氣,殊不知你面臨的新生活就如同面對一朵新生豬籠草展開的處女獵殺,也許不成熟的,力道卻大得驚人,瞬間被吞噬然後以痛苦漫長的過程被消化。就連那些好親近的女孩們也都像背叛了你一般,敷衍安撫著你,一轉身投向,自己嶄新美麗的高中生活。長不大的罪名緊緊跟著你,用名為委屈的膠水黏著你甩也甩不掉。直到你藏好自己所有的懦弱,語帶堅定直視一切,告訴所有朋友,你很好很棒很適應,前陣子的抱怨不過是幼稚,自己長大了,我們都長大了。於是他們安心的都放下你,接著頭也不回的離去。
  但是你也知道你瞞不過我的,於是你索性放棄,於是你總在我面前,把藏了許久的眼淚,一次次的噴發在我面前。河水潰堤河川暴漲的的猛烈,好像一肚子的委屈急著在一分鐘內爆裂。我們喝咖啡,什麼也沒說的對望,啜飲一口濃郁特調,心情也像是杯中物一樣複雜難分。什麼也沒說的你只是像下雨天一樣,陰暗、沉默,眼中水珠滑落的又急又快。我不會開口安慰你,因為我知道你其實不想聽什麼,你只是希望有個人好好看著你、聆聽你,最終看透你,而不是多餘的撫慰話語。
  我們一同騎著腳踏車迎著風,穿越一幅幅如地理課本插圖般的風景,其實我們看的根本不是美景,而是試圖在新鮮空氣與速度感中,透過打在臉上的風去發現自己原來還有感覺。選擇在氣象預報警告大眾不要出門的時刻出門,在紫外線超標到達危險級的天氣漫步在柏油路上,透過烙印在皮膚上的豔陽去發覺自己還能感應。確定自己還沒成為高中生活訓練出的麻木不仁的個體。每每好想尖叫,卻總失去了嗓音,如鯁在喉也許太輕描淡寫,更像是有人緊緊掐住了聲帶,力道大得彷彿試圖讓你永遠無法再發聲,要你永遠閉上嘴順應隨流。
  慶幸這樣的生活經驗只是一時,物極必反,或者應該說否極泰來。你遇見了一個亦師亦友的人。這樣一個人我想你永遠不會忘記。她教會了你怎麼在別人屋簷下,活出自己的尊嚴,用不同的角度看世界。我永遠也無法成為這樣一個朋友,於是我為你歡欣鼓舞。你們相遇以後,你發覺世界寬闊了,教室外看出去的天空不再是建築物上方的一塊限制範圍。而往後,我們相視不再只有悲傷,而漸漸透出一點喜悅。也許你我最終都無法成為她那樣樂天的人,但我們都很努力的,走上那條歡樂的路。
  所以,你好嗎,去年夏天的我。


作品說明
寫給從前的自己, 給那個還在高中生涯的我。
回頭看當時, 再想想現在。

希望我們都已經適應, 都已經改變。




作者小檔案 余宛樺 (24歲)
就讀學校:
東海大學
發聲動機:
為曾經留下一點紀錄


會員帳號 加入會員
會員密碼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