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組

失去,依然。/ 楊明哲

逃離

逃離

昨天發生一件事,我失戀了。
摀著臉,好像就能逃離那追殺而來的痛苦和寂寞。
冷嘲

冷嘲

哈,大概連這些瓶瓶罐罐都在笑我吧。
影子

影子

那被延長的影子似乎沒有邊界的不斷蔓延下去。
黑洞

黑洞

無底的黑洞吸走了我的一切,除了寂寞。
孤獨

孤獨

我望了望自己的投影,是確確實實的孤獨。
黑白

黑白

連窗外的晴天都是黑白的,昏沉沉的,含著淚水不甘心的睡倒在書桌。
清醒

清醒

醒來後,檯燈還是亮著的,刺眼的光讓頭更痛了。
轉晴

轉晴

陽光從厚實的雲層中灑出來,暖暖的,我心裡的空洞也一點一滴被填滿。
翠綠

翠綠

小草依然翠綠,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蟬鳴

蟬鳴

蟬依然脫殼,高聲唱著他那引以為傲的情歌。
兩人

兩人

也許別人有幸福的兩人時光,但世界依然還在,依然運轉著。
擁有

擁有

失戀,又怎樣呢?我還擁有整個夕陽。
作者小檔案 楊明哲 (23歲)
就讀學校:
中國醫藥大學
發聲動機:
昨天,發生一件事。 我失戀了。 那種如同千萬把利刃同時插在心窩上的痛苦,是連自己都難以相信的,我早已忘記我像個輸家躲在浴室裡抱頭痛哭了多久,彷彿周圍的一切都用高傲的眼神嘲笑著我。很寂寞,無限的寂寞,被延長的影子還有深不見底的黑洞都把我所有的快樂全都吸走了,只留下寂寞,黑色的寂寞。窗戶另一邊的晴天在我眼裡,依然是黑白的。哭累了,就昏沉沉的趴在書桌上睡著了,似乎吧。 醒來已經是傍晚了,檯燈還是亮著的,揉揉眼睛踏著沉重的步伐往陽台走去,厚厚的雲層間透出一線一線的陽光,心中的空洞好像也一點一滴的被填滿。小草依然翠綠,蟬依然脫殼而出,只為了唱一首響亮的情歌。別人也許有夕陽下美好的兩人時光,又怎樣呢? 我還擁有整個夕陽。


會員帳號 加入會員
會員密碼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