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組

妳記得昨天/ 林協霆

關於未來與方向

關於未來與方向

有一天我們都會離開,到很遠很遠的地方。
關於無盡的等待

關於無盡的等待

鏽蝕的時間,從搆不著的窗口無聲剝落
關於漫長的午後

關於漫長的午後

收拾妳留下的碎片,哪一塊還保有原來的妳?
關於曩昔的光

關於曩昔的光

我冀望著,妳可以記起昨天、前天、去年,甚至,很久很久以前
關於被定格的我們

關於被定格的我們

妳沉睡前,我們曾一起看過最後的陽光。
關於唯一的十八歲

關於唯一的十八歲

人們說的成長與告別。生日快樂。突然我看見蠟燭也流著淚
關於燈熄後的長夜

關於燈熄後的長夜

如果還可以再並肩相談,或許妳會告訴我
關於被否定的認同

關於被否定的認同

讓我能理解那糾纏妳,牽繫紛亂的世界。
關於微弱但堅定的相信

關於微弱但堅定的相信

是妳說過,溫柔來自於歷經傷痛卻還能站起來的人
關於留下

關於留下

也許我們都不會離開,只要能一直記得。
作者小檔案 林協霆 (23歲)
就讀學校:
成功大學
發聲動機:
這些日子,我們家不曾有過笑聲,姐的怨懟充塞著整個空間,時而迂迴,時而濁浪排空。在陰鬱的籠罩下,十八歲,一個可以有選擇的年紀,姐卻只是沉睡著,作著被被縱容,被蹂躪、到最後被隨意拋棄的輪迴惡夢。偌大的雙人床,姐熟睡,像死去了一般,未乾的淚痕切過她的面龐。 我什麼也做不了,只能靜靜地佇立在一旁,將思緒寄托在遙遠的回憶中,盡我所能地,不願去承認姐靈魂上的死亡。而把一切的一切:未知與不存在的,在偶然的流光下,和消失的昨天,產生氣若猶絲的連結。 當萬物都消失在渾混中時,能留下來的,也許只是一閃而過的念頭,抑或一片記憶的果皮,透過雲層間稀微的日光,用質疑的眼神冷冷地看著那些層層疊疊不規則的,純真的幻滅,漂浮無依的恐懼。環視著空蕩蕩的家宅,斑駁的早已斑駁,剩下的則在散塵中發黃老去,跟著姐不斷地耗損精神,揮霍生命。 然而,我一直期望著,也許有一天,可以理解姐曾經歷的,愛恨所揉合成的嚎啕與悲慟,和許許多混雜其中關於戀的悠遠思念;也許真的有那麼一天,姐可以從此離開那個惡夢,用孱弱的雙手撐起她幾近敗壞的身軀,想起昨天,既不後悔,也不自責。


會員帳號 加入會員
會員密碼
驗證碼